当前位置:无锡婚庆策划公司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优先推动与高质量发展配套的重点改革

时间:2018-10-11 15:17 来源:无锡婚庆策划公司 作者:admin 阅读:
  稳增长到底该怎么稳,取决于目标选择,即速度和质量中谁服从谁。以往是速度优先,其他指标服从速度指标。刘世锦表示,转向中速增长后,经济不再具有那么高的增长潜能,因此,高质量发展阶段要转向质量优先,由质量指标决定速度。
  高质量发展并不是抽象的概念。刘世锦建议,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应主要关注五个指标:就业、杠杆率、企业盈利水平、资源环境可持续性、居民收入增长和消费结构升级。与上述指标相对应的增长率,就是合适、可持续的增长率。增长速度过高,上述质量指标就会出现问题,比如,招工难,财政金融风险加大,企业盈利不稳定(产能严重过剩,PPI过低),环境问题突出(PM2.5过高)等。不过,他也强调,高质量增长不是完全舍弃GDP指标,而是不要低效率、低质量、不可持续的GDP增长率。
  近期,通过投资基建、房地产稳增长的呼声又起。对此,刘世锦认为,如果经济短期内出现快速下滑,将基建作为对冲手段可以是一个选项。但是,进入中速增长平台以后,基建和房地产已经没有太大潜力了。根据他的研究,基建、房地产投资历史需求峰值已过,而且根据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国际比较发现,与相同发展阶段的其他国家相比,现价段中国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比重明显过高,其中,基建投资比重高于国际标准结构一倍以上,卫生、社保和福利等领域的政府支出则明显低于其他国家。
  新形势下进一步扩大内需,关键是要转变思路,打破相关的体制政策屏障,让新动能浮出水面。刘世锦认为,以下三方面的改革应该摆到优先位置。
  一是加快开放城乡之间土地、资金、人员等要素市场,允许相互流动,优化资源配置。重点是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要求,加快农村土地制度改革。在农民要进城、城里人也想下乡的情况下,应打破一些长期流行,但背离市场经济规律、背离现阶段城乡发展实际的思维定势和说法。在一些关键领域和环节,如,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与国有土地同价同权、同等入市,宅基地进入流转,小产权房等问题上找到出路;城镇人员和资金可以下乡置业创业等方面能有大的突破。这方面的改革突破,有利于降低城市房价,降低城市营商成本,保护提升实体经济竞争力;有利于增加农民收入,特别是财产性收入,加快小城镇发展和乡村振兴;也有利于拓展基建、房地产的合理增长空间。
  二是打破行政性垄断,在基础产业领域放宽准入,鼓励竞争,降低能源、物流、通信、资金、土地五大基础性成本。五大基础性成本看起来是实体经济投入品的成本,实际上是典型的制度性成本。如何降低,关键是要把已定的改革决策落实到位。如,在电信领域,近期联通试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后,推出低价产品,很快带动了几大电信公司较大幅度降低资费水平,出现了未曾有过的竞争局面。这说明通过改革降成本是行得通的,甚至能够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。这方面的改革有利于降低实体经济成本,也能够增加有效投资。
  三是加快知识密集型服务业的对内对外开放。下一步经济发展,空间最大的是服务业,其中与发达国家差距最大的是知识密集型服务业,包括研发、金融、咨询、信息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,医疗、教育、文化、娱乐、体育等社会服务业。知识密集型服务业的技术大都是软技术,知识是不可编码的知识、体验性知识。吸收这类技术、知识,与过去工业领域引进技术有很大不同,必须推动更具深度、更有特点的对外开放与合作。以往开放的重点是吸引物质资本、成熟技术和管理方法等,下一步开放重点则应转向聚集提升人力资本,提升在全球科学前沿和技术前沿的创新能力。比如,可在创新活跃地区,设立若干个高水平教育研发特区,在招生、人员聘用、项目管理、资金筹措、知识产权、国籍身份等方面实行特殊体制和政策,给出比较大的自主选择、自由探索空间。刘世锦特别强调,对内开放要先于对外开放,允许外国人做的,应先让中国人自己做。大量事实说明,如果能给予真正有本事的中国人、中国企业公平准入和竞争的机会,中国的竞争力是不会差的,而且是很有优势的。加快高水平对外开放,有助于提高中国知识密集型服务业的市场竞争力,并形成重要的增长动能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